Molly

『主纺夏全员向』罪孽终结(大坑/草稿)

之前无聊想的一个脑洞ww但还是个草稿所以只是先发过来看看...可能填可能不填,看我暑假怎么想了...qvq
Cp向主纺夏!其余不明显,大概是个全员向,第一次有大坑计划还有很多不足还请大家多多指教!有什么问题欢迎指出!如果填坑的话会对设定进行修改...qvq

请选择吧。请认真面对这一次关乎命运的选择――你是愿意接受,还是选择拒绝?

“难到没办法终止这种罪恶吗。”

没办法啊没办法啊。这份无法割裂的沉重的罪孽啊,必须要有一个人来承担。

你不接受的话,只能寻找那两位孩子了。

这就是你...你们的命运啊。

“…我接受。”

不,不要。我根本就不想接受,我根本就不想背上不属于我的残酷的命运――

但是――

“我愿意接受…这哪怕是被称为罪孽的命运。”只要你别伤害到他们――

只要不伤害他们…

Chapter 1

跟着前面人的步伐轻轻走着,青叶纺抬手挡住头顶上洒下的阳光。已经入夏的天气变得燥热,挂在天上的太阳好像能把纺的皮肤烤穿,这让他感觉很不舒服。他闭上一只眼,尽力想躲开刺眼的光照。

前面的人突然停住,转过身稍稍扬起脑袋看着遮阳的纺,十分不满,“纺前辈要是怕晒的话,就不用跟我出来啊。我也不想让你跟着我。”

“抱歉啊,夏目君。”纺弯起眼睛笑了笑,手放了下来,“我没有很怕晒,而且现在不跟着夏目君也不好啊。”

“有啥不好?”

“现在这里这么不安全,我需要好好保护夏目君才行。”纺露出他标准的温柔的笑容,但很快换上痛苦的表情,“呀…夏目君别打我的肚子…好疼…”

逆先夏目轻哼一声,收回造成纺痛苦的拳头,有些没好气地,“我没弱到还需要前辈来保护我的程度吧。再说前辈你的法术还没我强。”

纺使劲揉了揉他还在吃痛的肚子,无奈地赔上笑容。这也属实,夏目是拥有出色法术的法师。不仅属于被人们选出来的拥有超强能力的组合“五奇人”,也是那个组合里年纪最轻的孩子。相比同样是学习法术,纺常常为实力平平还年长的自己而感慨。

但夏目还没法发挥出自己的全部实力。或许是年纪还小吧,纺经常这么想。曾经有一次纺和夏目进行一对一的战斗训练,虽然是法术能力明显要低的纺战败,但他通过多次实战训练积累下来的经验还是让夏目吃了苦头。这个赢得并不容易的小孩子后来一个星期都没有主动找纺讲过话,甚至还在纺试图去安慰他的时候揍过纺。回想起那一段时间,纺不禁抽了抽嘴角,因为夏目下手真的很不留情。

“喂,你在发什么呆啊,前辈?”夏目不耐烦地晃了晃手。“前辈不想来的话就别跟过来了,再不走我想借的书被别人拿走了怎么办?”

“好,好,不好意思啊夏目君。但是难得一次学校休息,你也别总是待在图书馆啊。”纺快速走到他身边,“不要太累了。”

“不用你说。我要是能发挥出我的全部实力的话…”夏目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,头也慢慢地低下来,“大概也不会让哥哥们这么辛苦吧。”

闻言纺有些发愣。他虽然知道夏目很想为奇人出一份自己的力,突如其来的发言还是让他陷入浅浅的思虑。

他在历史课上学过这段不堪回首的过往:这个世界虽然现在主要是以法术统治,但历史上中世纪曾出现过代表黑暗和罪孽的巫术。创始人用他过人的法术结合了当时世界还未知的另一种能力,糅合出了新的能力――他称之为巫术。

在实验的时候就发现这是一种反社会的能力,但创始人并不在意,反而依靠卖力的虚假宣传博得了许多无知百姓的好感,大家纷纷走火入魔地练习巫术。由于这种能力并未上报,当时的国家最强法师联合机构没有过多在意。直到一天,那位创始人带领众多民众,用巫术摧毁了最繁华的一座城市,那群居安不思危的法师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。他们迅速组合,前去讨伐。

可是精神殖民是最为致命的,那些已经被蛊惑的民众根本不相信法师的权威。迫不得已,法师们选择屠杀所有练习巫术的民众。

那天,整个城市血流成河。

尽管当时那些人基本被屠杀殆尽,民间却有传言说,还有残余的巫术力量逃亡去了遥远的西方。民众一度陷入恐慌,高层统治者也为此警惕好多年,但日月流转、王朝更替,传说中的黑暗能力始终没有作恶。逐渐人们也放松下来,真正认为那些传言只不过一场空谈。

因为史书上对那场屠杀描写得血雨腥风,纺不禁也深信着巫术已经不复存在这种被普遍接受的思想。

但是,最近又接连出现了建筑毁灭、天气持续不正常恶化的现象。据国家高层机构调查,能明显分析出非自然也非法术的力量。“巫术还存在”的传闻又回响在人们耳旁。纺抬头看向蔚蓝的天空,幸好他们这里还没有收到巫术的袭击,他刚才居然还想抱怨闷热的天气。

国家又开始高度警惕,预防随时到来的黑暗力量。作为培养国家顶级法师的梦之咲学园自然也不会放松,尤其是顶尖学校中的顶尖学子――五奇人。

其余四位已经为这件事忙得焦头烂额,末子夏目在一旁干着急。他也想帮助哥哥们,同哥哥并肩作战,但四位奇人没有这样的打算。纺至今记得,那天他去五奇人在一起聊天的咖啡厅找夏目,那位黑发红瞳自称吸血鬼的人对他说,请你好好照顾逆先君,我们不希望他被卷入这场斗争。

“我一定会的。”他笑着对吸血鬼那么回答。尽管他理解夏目无法帮忙的焦虑,但以纺的角度来看,他也不愿意夏目收到任何伤害。

夏目…某种程度可是他的救命恩人啊。纺想到。

“我会一直待在夏目君身边的…咦?夏目君?”纺轻声将那天他的承诺吐露出来,对方却已经快步走到好前面去了。他暗自笑没有被夏目听到――不然他肯定会说“前辈你真恶心啊”这类的话然后置之不顾吧。但这是我的真心话啊。

纺一声不吭地跟在夏目身后,来到学校最大的图书室。

评论(1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