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lly

【Leo司】樱(短完微虐?)

小短篇,灵感来自网易音乐一首歌的热门评论
发现自己文笔幼稚的不行,有什么建议恳请大家提出!
大概是自己理解的leo司,如果有ooc还请指出..
在这里谢谢大家的观看!

樱的诉说

0.

你好像对我说了些什么,霎那间只听到樱花飘落的声音。

1.

活动室的窗户吱吖一声被推开,朱樱司扶住窗框,将脑袋伸了出去。细细的发丝蹭过旁边肆意绽放的樱树。

初春的微风携着暖阳樱色拂过司的脸颊,为他擦去因返礼祭活动而留下的汗水。司深吸一口气,缩回脑袋,转过身,桌上的演出服映入眼帘。

那是审判时的演出服,看起来有些陈旧,被胡乱摊在桌上,长长的深蓝色披风盖住衣服主体。没来得及思考为什么它会出现在这里,司伸手抚在披风上,眼中流露怀念。

回想那天,期待已久但又让自己大失所望的那个人隐匿后归来,自己顶撞了他,随后开始进行审判对决――多久以前的事情,追忆起来却像昨日才发生的情景。自己早已不再是当时青涩幼稚的少年,那个人虽然一如既往捉摸不定,却比所想要可靠许多。

司缓缓闭上眼睛,过去的事情流星一般从脑海中闪过。

“哈哈!原来你在这啊新来的!”门猛地被推开,月永レオ晃动着胸前的扎花,扯开嗓子。

司吓了一跳,慌忙中闪到一边,“Leader请您进来的时候敲门!还有不要叫我新来的!都快毕业了还没记住我的名字!”他语气杂着抱怨。

“我当然记得你的名字!只是‘新来的’这种叫法很顺口不是吗!”レオ咧开嘴,视线在活动室内游走,最终停在桌上的演出服。“哇哦,审判时的服装!还真是怀念啊。”

“您找出来的吗?”

“是啊,因为太怀念了!而且它是有故事的!”对我来说很重要的故事。レオ突然沉下脸,褪去笑容。

“要我讲给你听吗,朱樱。”

声音变得沉稳许多,司不禁诧异地看向レオ。后者眼中泛起波澜,像沉溺在清澈潭水中的绿色宝石。

“嗯。是什么样的故事,我也很好奇。”他缓缓开口。

2.

从前有个国家,那里有贤明的国王、守责的骑士和安乐的百姓,生活稳定美好,大家都期盼着明天的到来。一天一个热爱国家骑士通过努力当上了国王,他便带着他的骑士开始治理国家。

レオ望向窗外随风轻扬的樱粉花海,眯起双眼。

那个骑士――或者说是国王,很有天赋,以为自己是无所不能的上帝。可他只是个被上帝宠爱的笨蛋。他有着为大家过上更好生活的愿望,现实却狠狠敲醒了他。

在他的统治下,百姓苦不堪言,可他并不听从百姓的意见,一厢情愿地实施自己认为完美无缺的计划。直到他某天清醒过来,看到满城血雨腥风、哀鸿遍野――一切都为时太晚。

他亲手毁了他所爱的土地和人民。レオ的眼神变得尖锐起来。

当他意识到错误时,真的太晚了,晚到他的双手再也无法触碰猩红的蓝天。他因此一蹶不振,将残局推给跟随他的骑士团,自己便飘扬海外,四处流浪。

可他深爱着这片土地。尽管是他永久痛苦的阴霾,是不复存在的飘渺,他还是爱着这里的一切。蓝天、小草、木房,一切促使他重新踏上这个国家。

然后――

声音戛然而止,レオ依旧望着窗外。仿佛在歌唱春天的樱树落下几片花瓣。

“然后?”司小心翼翼地开口。他听得有些入迷。

“然后?我也不知道!知道也不告诉你哈哈哈哈!”レオ突然蹦起来,朝司做了一个鬼脸,“我还要去教室一趟!先走啦!”

他拉开门飞快跑了出去,时不时传来笑声,只留司一人愣在原地。

3.

当レオ踩着一脚樱花花瓣走到三年级教室走廊,靠在教室门口的银发学生皱起眉头靠近他。

“哟,濑名!”レオ眼睛一亮,“一起迎接毕业吧!”

濑名泉烦躁地抓了抓头发,“你说得到轻松啊,王。毕业了想见的人都见不到,还要担心那三个人能不能让组合活跃下去――我觉得睡间绝对带不好队!”

レオ凑过来拍了拍泉的肩膀,“不用担心!要相信凛月的实力啊,鸣和朱樱也不会让我们失望的!都毕业了还操心这么多。”

“比起说我操心,”泉稍稍一偏闪过レオ,“你还有问题没解决吧。”

“我?”

“你不是有话想对司君说吗。”泉站稳脚跟,神情严肃地看着レオ,“我看的出来。”

レオ惊讶地微微瞪大眼睛,随即释怀般地苦笑,轻轻叹气,“你还真是厉害啊,濑名。”

“怎么说也是一起奋斗那么久的人。”泉又回想起曾经不堪回首的过去。黑暗的环境,离开的领队,仅有两人的坚持――他摇摇头掐断自己的思绪。

“算了。我不擅长宠人也不擅长说煽情的话,这些事情就交给鸣吧。”

“我就知道。”泉长长叹息,“你不会后悔就行了。”

他深知他管不住面前人的想法和行动,他也深知那个人对他们的王是有多么重要。那个人是照进黑暗的朝阳,是为他们重新捡起遍布伤痕的盔甲的希望。他明白有多少话语憋在レオ的心里倒不出来,可他依旧没有办法帮上一把。

毕竟他也一样。

“濑名。”

“啊。”泉应了一声,“怎么?”

“我再下去一趟,一会儿在我的教室见面吧,和我亲爱的骑士们。”说完,レオ转身走下楼梯。

忽然不知道回答什么,泉默然望着那略显瘦削的背影,空气仿佛弥漫着初春的樱香。

4.

真漂亮啊。司踮起脚尖,双手捧着树枝上开得最旺的小花。淡粉的花瓣已完全绽开,露出整齐细小的花蕊。

思考着领队中止的故事情节,司不知不觉走到了室外。

天空湛蓝,橙色的暖阳笼罩大地,温暖的空气在学校内奔跑,各色的花也争相开了,像画纸上悦然而动的水彩。而如此令人心旷神怡的景象,却是梦之咲学院的毕业季。

心中的感伤又加深了。一阵风吹过,司撩回因风而起的鬓发,恍惚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十分显眼的橙发被风吹得有些乱,翠绿瞳孔仰望着樱树上飘落下来的纷尘。他伸出双手接住花瓣,嘴角扬起笑容,温柔地凝视手心。阳光正好打在他一半的脸上,显得格外温暖。

一瞬间司有些发愣,一种不知名的情感油然而生。对方却突然偏过头,很快小跑过来,把手心的花瓣全吹在司的脸上。

“哇!Leader!”司胡乱用手拍开面前的花瓣,眼睛因为紧闭而挤出泪水,“您是在干什么?”

“觉得你看呆的表情很好有趣啊!忍不住想来做点什么。”レオ吐了吐舌,“说不定我的创作灵感又要源源不断得从脑中溢出来了!必须要记下来!”他从校服兜里掏出钢笔和小本子。

司睁开双眼,不满地凑过去夺下レオ的钢笔,“您怎么了啊Leader!从刚开始就不理解您到底要做些什么!”

被突如其来的情感控制住了,司也不清楚为什么他突然会发起脾气,嘴巴却不自觉得,机关枪扫射般地快速吐出一大堆话。“您的故事还没讲完就擅自跑出去,说要有事结果又若无其事地出现在这里,本以为您是再赏樱结果却吹我一脸花瓣!都快毕业了能不能成熟一点啊!”司的表情有点委屈,眉头紧紧拧在一起,咬住下唇,眼睛死死瞪住レオ。

可能是,期待您能说些什么吧。

像极了刚回归时,你用力握烂手中的乐谱,指着我的脸的时候。レオ心想,眼神似乎也柔软下来。他对着抱怨的人缓缓开口。

“喂,朱樱司。”

“呃……什么事?”

“有话说。对你。”レオ深吸一口气。

5.

“有话?”司脸上丝毫的愤怒逐渐转为惊讶,夹杂着好奇和些许期待――也许只是单方面认为。

レオ咂咂嘴,双手揣进兜里,斜着身子,“你不是想知道吗,故事的后续。”

国王回到那片土地,看到的却不是一片黑暗的虚无。当时被鲜血浸染的氛围荡然无存,只有全副武装骑士们站在生机勃勃的草地上,脸上挂着微笑。其中一位陌生、年轻的骑士走上前,向衣衫褴褛的国王伸出手。

说完,レオ顿了顿,仔细观察司的反应。后者先是诧异,深邃的眼眸仿佛思考着什么,然后绽出笑容。

“那位国王最后肯定很开心吧。像得到了救赎……之类的?”如果我也能像那位年轻的骑士,为Leader做些什么就好了。他垂下眼帘。

“是啊。我也觉得他很开心。”レオ抬起头望着天空。不知道何时还能再看到这一抹蓝。“朱樱司。”

“嗯?”

当我意识到罪孽深重时,已经无法挽回。我自以为我是在为我的骑士们着想,可最后才发现我只是在伤害他们。我没有资格站在这里,信誓旦旦地向世界宣布,我是Knights的王。

可是你将我拉了回来,你顶撞了我,告诉我逃避没有任何用处,要用血染出的圣剑划破过去,指向未来。

在我依然没有释怀悲惨的过去,你却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我,拽着我的衣袖,斥责我回去训练,我还是你们的王。你用自己的执着撕裂笼罩我的阴霾,照进你希望的暖光。

レオ闭上双目,胸膛因刻意控制平缓的呼吸而起伏明显。司怂起肩膀,心脏跳的很快。

半晌,レオ睁开眼睛,司隐约瞧见他眼里蒙上的薄雾。

你就是那个青涩的、像暴君的我伸出手的骑士。

“朱樱。”

司屏住呼吸,额上冒出冷汗,全神贯注地盯着对方,等待对方的话语。

没有Knights,没有你的话,我就真的溺死在黑暗的深渊了吧。

谢谢你。真的谢谢你。

Knights的事还是你的事,我都宇宙第一喜欢。

霎那间,一阵清风吹来,身旁的樱树紧跟着摇晃,抖落几片淡色的花瓣。有一片花瓣在空中扬着,像画着悦动的音符,最终落在司的肩膀上。

好像听到了乐曲,レオ张开的嘴又合上,扯出有些自嘲的笑容。

“今天的樱花真美啊!”

“嗯。我也这么认为。”

“好啦!”レオ一拍掌,声音惊动了沉默的空气,“我要给你说的就是这个!”

“啊?”司不可思议地瞪圆眼睛,“Leader您做出那么严肃的样子,就是为了告诉我故事的结局,和对樱花的感叹?”

“我装作很严肃的样子嘛,司的反应还真是有趣哇哈哈哈哈!”レオ恢复以往轻松的样子,伸手弹开司肩膀上的花瓣,“我还要去跟其他老同学见个面呢!先走一步!”

“Leader您真是……算了。”司摇摇头,嘴角上扬,“您快去吧。祝您毕业愉快。”

レオ愣了半晌,转过身去。

6.

走了几步,レオ又回头看向刚刚站立的地方。那里已经没有人在了,只有满地的花瓣海和渐行渐远的红发背影。

他驻足,望着背影有些出神。

刚刚不是在假装。真的有心里话对你说。

谢谢你。喜欢你。以后还想再见到你青涩单纯的模样。

可是。レオ露出释怀的笑容。我没有资格。

依旧还是只会抱着幻想伤害他人的暴君,所以我不敢伤害你,也不能向你说出这样亲近的话。我拥有黑暗的过去,而你只是洁白的羽毛,我无法伸手触碰你,害怕沾染你任何一处。

你是我们的朝阳,是我们最纯洁的光芒,也是我最需要爱护的骑士。所以我只要默默守望你就好。那份悸动的情感,就寄托飘落的樱花帮忙传达。

有传达到吗?レオ细细盯着一地淡粉,瞌上双眼,露出温柔的笑容。

又一片花瓣悄然无息地落地。

评论

热度(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