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lly

【Knights×黑塔鬼】愿于那一瞬间

一个脑洞,因为很喜欢黑塔鬼也很喜欢奶次所以联动了一下
大概是个长篇,但会尽量缩短。不会全部按照原作改,若能写到结局也会自己编一个因为黑塔鬼是个坑x
文字功底很不好描述能力也差..希望大家能多提出意见!我会努力改进!
全员向大概没有明显的cp向,大家都可爱!
占tag抱歉..后面会更多的打主出场人物
最后,致敬青鬼与黑塔鬼,也致敬我爱的骑士团!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chapter 0

“所以说,真的有这种洋馆存在?”濑名泉摸了摸鼻尖,皱起眉打量着面前立着的洋式建筑。尖顶房屋铺着红色的砖瓦,白漆墙身,在有些刺眼的阳光下熠熠生辉。

“那肯定!我灵感爆发的时候就会来这附近,但从来没进去过!”月永レオ双手叉腰,满意地看向高大的洋房,“今天好不容易大家都休息嘛!一起进来玩玩?”

“算了吧...Leader?”朱樱司抓紧衣袖,身体微微发抖,“我觉得这里很不妙...而且处在森林深处,万一是什么凶宅...”

“哈哈哈哈哈你还信这个啊?果然朱樱还是小孩子啊!”レオ大笑起来,“没问题的,一起进去吧!”

“我也赞同小司的观点哦。这栋房子给我很阴森的预感...但王硬要进去的话也没办法呢。大家在一起肯定不会有事的,倒是小凛月你起来一下啦!在这里睡会感冒哦?”鸣上岚一边向レオ解释,一边推着靠在他身上的朔间凛月。

凛月站起身,轻轻打了呵欠,眼里顿时泛出星点泪花,“我无所谓啦...王你开心就好,只要里面有床给我睡――”

“那就这样啦?一起进去吧!”レオ一把搭上在一旁发愣的司的肩膀,“不用害怕!出什么乱子我们会保护你的哈哈哈哈哈!”

闻言,司内心涌出被阳光照着的温暖,很快又转为阴雨天的沉闷,似乎还伴着电闪雷鸣。这种奇怪的心理让他憋着说不出话。

大概还是觉得说出这种话的Leader有些帅气但很不靠谱吧,他默默想着,跟着众人的步伐被レオ勾着肩膀拽了进去。

chapter 1

门关上的瞬间发出响声,看来是很久没修过了,门的背后粘着蜘蛛网。司感觉全身的神经都被牵动了。レオ放下搭在司肩膀上的胳膊。

推开门的房间很大,却没有任何家具,只有正前面、两侧的棕红色的门和旁边硕大的木制楼梯。地面铺满光滑的白色地砖,十分干净锃亮,散发着寒气,颇像乳白色的冰面。

“没想到里面这么大。”岚忍不住感叹一句。“而且看起来很干净,要是我也能住这么大的房子就好了!”

“你就想想吧。”泉打断岚的感叹,“我们之间也就司君能住这样的房子了吧?”

“不会的濑名前辈...我家没这么空旷。”司急忙摆摆手。

泉又皱紧眉头,斜视了司一眼,湖蓝色瞳孔带着笑意。司感到发冷,快速将头偏向一边。

突然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,像瞬间崩离发出的清脆又刺耳的声音。空气一下沉静下来,司猛然后退了几步,岚的脸色也唰地变得惨白。

“喂,各位,我说不会真的...”岚的声音有点发抖。

“啊,小朱就算了,小鸣你居然也这么害怕。”凛月揉揉睡眼,摇了摇头驱赶困意,“只不过是玻璃被打碎的声音罢了。要还是不舒服的话,我就去看看好了――”说完凛月便转身向声源处走去。

“等等。”泉小跑到凛月身边,回头看向剩下的三个人,“我跟你一起去,睡间。”

凛月轻轻一笑,“小濑要跟我一起去?真难得啊。但小濑把小朱和小鸣留给王一个人照顾没问题吗?”

“我没问题!”レオ高呼着,举起右手,“你们要去就去吧!我会好好照顾我的骑士们哈哈哈哈哈哈!”

“相比起来可能Leader才是需要被照顾的那个。”司瞥了橙发队长一眼,身体依然因刚才的声音而微微颤抖,他努力克制着,脸上挂上微笑,“凛月前辈,濑名前辈,请小心。我们就在这等您们。”

凛月已经背过身去,他晃晃手示意,径直走去并推开门。面前出现一条干净的铺着白色瓷砖的长廊。穿过长廊,一张长桌横在面前,椅子被拉开。

“就在这里吧,那个声音。”凛月把椅子推回长桌,“这里怎么看都像个厨房...刚才那个是玻璃杯或盘子的声音也有可能。”

泉从凛月身后挤进来,站在凛月左边,眼睛四周环视。“就是这里。”他抬起手指着更左的方向。“那里有个碎盘子。”

两人凑上前去,蹲下来细细观察。盘子裂成碎片,向四周崩开,看不清纹路。

“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盘子,也没有什么。小朱和小鸣居然怕成那样。”凛月伸手捡起一片碎片。

“喂,小心划到手!”

“我知道啦,小濑,我很注意的。”凛月眯起眼睛,“小濑还真像妈妈一样啊~”

没等泉接话,地面突然剧烈摇晃起来,发出巨大声响。两人惊讶地愣住了,急忙反应过来,趴到长桌底下双手护住头部,眼睛紧闭,死死咬住下唇。桌腿站不稳似地滑开距离,声音仍然震耳欲聋,凛月身体缩了起来。没过一会儿地面停止晃动,声音也停止了,房间内仿佛回归平静。泉推开椅子,小心翼翼地探出头,地板上没有瓦砾掉下来的痕迹。

“这不是地震吗...”凛月紧接着爬出来,双手撑着椅子,不同于平时懒散的语气显示他的惊讶。

“算了,不管这么多。我们先回去找王他们吧。”

起身后两人飞快跑到大厅,却发现空无一人。他们呼喊着三个人的名字,回答他们的只有回音,和那之后的死一般的沉寂。

“也许他们先出去了...诶?”凛月走到大门前,门把手怎么也拧不动。“门...门打不开?”

“不会吧?”泉眼睛瞪大了几分,脸上写满不可思议。“王他们还没有恶趣味到那么大的振动还把我们锁里面吧。那是谁?”他吐字的速度越来越急。

凛月又拧动几次,向泉摇摇头,“不行,完全不行,锁死了一样。”

泉上前尝试,也无法拧动门把手。它像被固定住了一样无论如何都无法转动。泉用身体撞了几次门,后者依然纹丝不动。

“一楼窗户也不行。”凛月从旁边的窗户退下,“打不开也砸不烂。”

“到底是玩哪一出?”泉有些生气,死死盯住哨兵一样顽固立在面前的大门。

“比起这个,我们先去找他们吧。”凛月神情严肃起来,蹲下身仔细看着地面,“看样子他们可能还在屋内。”

“你看到脚印了吗?”

“不,感觉。”

泉轻声叹气,“那你还蹲在地上装模作样?我还以为你看到脚印了。不过现在也只能去屋子里面逛逛了。我也觉得他们还在里面。”

“真冷静呢,小濑。”凛月站起身,嘴角略微上扬,“明明知道自己被困了却没有非常慌张呢。”

“彼此彼此。我们要不冷静的话,那个时候怎么挺过来呢。”

脑海中回想起王离去的场景,泉眼帘下垂。那真是一段痛苦又黑暗的回忆。

“好了,小濑。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。”凛月轻声呼唤着对方,“毕竟王也回来了。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去找他们吧。”

“嗯,抱歉啊。”不知不觉就会回想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往,果然还是对自己有很大的打击。泉自嘲地摇摇头。

“幸好一楼房间不多,我们探索完就去二楼吧。”

“好。”泉首先把注意力转向正对大门的一扇门,他走上前,手搭上门把手。过了一会儿,他咂咂嘴,头摇起来,“不行,这扇门锁着的。”

“那这里就没有啦。我们朝两边看看吧。”凛月头偏向左边,“先去这里?之前还没去过。”

“听你的。”

视线相对,两人点了点头,一同走向左边的门。

评论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