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lly

【Knights×黑塔鬼】愿于那一瞬间 chapter3

期中考试终于考完了hhhh接下来暂时就轻松了
这件事告诉我们,一定要记得锁门。
感觉有bug 希望不要太纠结它qaaq
微量友情向的狮心。

chapter 3

确认门锁好后,レオ小跑到房间墙角蹲下来,钥匙随意扔在身旁铺着白床单的床上。

之前和岚一起躲在这时,レオ就藏在这里。房间内靠在门旁有一台陈旧的电视,看起来已经不能工作了,台上落满灰尘。墙边摆着两张床,床铺整洁得像是经常被打扫一样,跟电视上的灰显得格格不入。

站了一会,レオ拍拍身旁的床单,坐下来双手按住太阳穴。

刚刚那种想法是怎么回事?他忍不住抓起头发,眉头皱紧。

现阶段重要的事情是去找他最年轻的骑士,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四个人一起行动才最有保障。尽管对自己带大家进来被困感到愧疚,但再怎么样爆发这种情感也不是现在。但心里总是有不正常的强烈的反感...导致我做出这样的事。レオ想着,身体往后一靠倒在床上。

过去的事也暂时放下了,重新站起来的我应该更坚强才对,为什么...他感到无法理解。

“喂。”门口响起敲门声,“可以让我进去吗?一个人待在外面挺无聊的。”

“喔,濑名?”レオ依旧躺在床上,翻了个身,“你没跟他们一起去吗?”

“还不是等你。真是的!关键时刻尽出岔子。”泉的声音显得很不耐烦,“所以说,可以方便我进去吗。”

语气很差,但心里是真的在担心别人吧。真是个可靠的人呢,レオ嘴角微微上扬,爬起身将门打开。泉直挺身板在门口站着,双臂环抱。

“我现在被你弄得心情差的很!”

“哈哈,抱歉呐!”レオ带着泉走到角落旁边,一跃跳到床上躺着。“我没想到你还真的会在这里等我。”

等我...レオ话音刚落,这句话又重新蹦回他的脑内。以前回校的时候,也是才发现大家都在等自己吧。真是的...他歪过头,望着洁白的楼顶出神。

“你要是道歉的话,不如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。”泉声音低沉了一度,“你为什么会突然要这么做。”

“问我这个啊。”レオ又把头偏过来,仰头看着站在身旁的泉,犹豫了一会,最终还是认同地摆摆手。“你坐下来,我会跟你说清楚。”

三楼除了比较窄,门相对少些,布局和二楼基本同样。凛月悄悄翻了个白眼,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门了。

“全都是锁上的吗?”凛月开口问。

“是,刚刚我和王试过了。”

凛月舔了舔嘴唇,突然想起先前在遇见巨大怪物时放进兜里的东西。他手伸进衣兜里掏出一把钥匙。霎那间凛月表情变得震惊。

“居然是钥匙诶,幸好我当时捡起来了。”

岚也十分惊讶,他微微张开嘴巴。“那小凛月试一试能不能打开这边的门吧!”

凛月不做声,走到离自己最近的一扇门前。不久传来“咔嚓”一声。他的双眸因惊讶而微微睁大,反手一拧,门轻松地被打开。

站在门口的他直直看到室内正对着门的白色三角钢琴。周围零零散散立着少量低矮的书架,靠着墙角,衬出孤独站在白色地面上的钢琴。
凛月愣住了,一股莫名的情绪从心脏涌出,压得他有些烦躁,呼吸也沉重起来。他久久挡在门前,双手握拳。

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?看到那架钢琴就感觉像是在哪见过,不同于小时候夜晚只能只身一人弹着琴的回忆,而是一种更强烈的不详的预感...凛月的手扶上胸口。

“小凛月?”岚在凛月身后担心地唤着,“你怎么了?不舒服吗?”

凛月才回过神来,他轻轻摇摇头。“不,我没事,可能有些困了吧――我们进去看看吗。”话一说完他有些后悔。那种压在心头的感觉他不想再体验了。

“真的没事吗?”岚皱起眉头,想要上前说些什么,身后突然传来开锁的声音。清晰传来的门把转动的声音牵动两人所有的神经。岚硬生生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,愣愣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打开的门。

“一样的桥段啊...如果是小么就好了。”凛月故作轻松地开着玩笑,身体却向楼梯的方向倾斜,重心移到迈开的腿上,“小鸣,还是跑吧。”

岚僵硬地应着,冷汗从脸颊滑落,双目直直盯着前方。

猛地一下门被推开,岚捂住差点发出尖叫的嘴巴。凛月想要跑到楼下,但堵在门前的岚拦住了他的去路。凛月一急,用力推了推岚的后背,后者却纹丝不动。

“小鸣!”凛月喊了出来,从岚的左侧探出身,视线正好和对面半身倚在门框的少年清澈的紫瞳对上。凛月还没反应过来,只是视线在少年瞳中定格住,内心的情感仿佛一瞬间要迸发出来。

“凛月前辈,鸣上前辈。”对方轻轻开口了,整个人从门后走出来,眼里充盈欣喜之情。

岚一下扑过去紧紧抱住他,“小司司!你没事真的太好了!”

“啊...鸣上前辈!请不要太用力...”司被双臂紧环,胸膛压得很难受,但他隐约听到岚的哭腔,声音也渐渐缓下来,由着同队前辈的脸贴着自己的红发,满是歉意地闭上眼。“对不起,让前辈们担心了。”

像是被暖阳照耀,得到救赎般,每个人都十分高兴,有很多的担心一瞬间全部转化为沉默,只靠双瞳和简单的肢体语言传达所有的感情。半晌,岚才松开双臂,双手搭在司的肩膀上,眼睛微微眯起,温柔的目光投在他的脸上,“你没事就好。都是我当时没有看好小司司才...”

凛月跟上来,表情也因大家的重遇显得轻松下来,“小朱有受伤吗?”

“我没有。”

“那就好。小朱也看到那个奇怪的东西了吧...怎么躲到这里来了。”

“当时Leader和鸣上前辈让我先跑上楼...我在楼梯上看到钥匙就捡起来了,然后听着怪物的脚步声想也没想就上了三楼,到最里面的房间――也就是这个房间,结果发现钥匙可以用...我就把自己锁起来了。但冷静下来发现我没有带着Leader和鸣上前辈...”司愧疚地低下头,“我没有尽到骑士的职责,很抱歉。”

“你不用道歉,关键时候应该是我们保护你才对。”岚拍拍司的肩膀,示意他抬起头,“小司司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。刚刚我和王来三楼时没找到你,急得都要哭出来了呢。”

“只有小鸣会哭出来吧。”凛月插话。

“啊...是吗?很抱歉,我之前缩在角落里什么声音也没听见,刚刚在门前打探外面的动静,听到前辈们的声音我才打开门的。”

“不过大家都找到了就好。我们现在赶快下去和小濑他们汇合吧。”

“濑名前辈他们在楼下吗?”司掩盖不住他的激动,声音提高了几分。

“是啊,只不过有点事...”岚欲言又止,“算了,一会儿再跟小司司细说吧,我们先下去。”

司点点头,“好的,但能不能请前辈们稍等一下?我躲得房间是书房,里面有一本不错的书我想拿过来。”说完他飞快窜进门。岚在一旁笑着叹气。

“这个时候还想着看书,真是个努力的好孩子啊!”

“所以说,这是你莫名其妙要求一个人锁在这里的原因?”泉手拖着下巴,目光盯着地面,脑内飞速运转,“会有这样的事情吗?我不太相信。”

“你要不相信我也没办法咯。”レオ四仰八叉地躺着,头不停在床单上蹭来蹭去。

“我不相信这件事,但我相信你这个人。所以还是姑且信这一回吧。”

レオ一个鱼跃起身,笑着露出两颗虎牙,“哈哈,果然濑名还是个心口不一的老好人啊!”

“喂!你别突然说这些话!”泉猛然站起身,露出满是厌烦的表情,“真是的!刚刚你还一脸阴沉,弄得我没法跟鸣上他们去找司君。我还想教训那个小鬼。你也是!尽给我找麻烦。”

提到另外三位,レオ的笑容消失了,“那我们也去看看吧,濑名。”

“如果王已经恢复了那再好不过。”泉一转身,地面又颤动起来,他习惯性双手捂住头部,抬眼发现门口站着刚才在浴室碰见的怪物――跟门框一样高,全身发紫,头部畸形,巨大的纯黑色眼睛毫无生机又充满杀气,粗壮的手臂耷在两旁,死死瞪着房间内的两个人。它行尸走肉般缓缓晃着身子,踏进一步,脚掌挨到地时房间一阵剧烈的抖动,仿佛会塌陷一般掉下一点瓦砾和灯罩玻璃。

泉低声骂了一句,全身因投来的杀气而绷紧,还有一丝恐惧,他觉得他甚至会从仿佛永远不再会湿润的蓝瞳中挤出泪水。但他毅然挡在レオ身前。“我拖住他,你想办法赶紧跑。”

レオ沉默不语,手中紧紧攥着房间的钥匙。他的脑海中瞬间闪出以前他离开学校后所有的回忆。他咬住嘴唇。

怪物越靠越近,脸部全是皱纹,毫无表情,空洞得令人恐慌。泉着急了,他背着身大吼,也为了掩盖他的恐惧,“我说你快跑啊!愣着干啥?”

粗壮的手臂伸过来,张开能捏碎一切的锋利爪子,泉感觉身后一股非常大的力道将他扯到后面,レオ快步上前护在泉身前。

以前擅自离开,把所有的烂摊子都留给你收拾,你却还是没有怨言地坚持了下来,并且等着我回来,受了很多苦吧,濑名。レオ深吸一口气,微微颤抖后退一小步,身体还是坚定挡在前面。眼中流露出的坚定隐匿着温柔和害怕。

哪怕是天才也会害怕这种东西吧,但果然不希望再让身边的人受苦了。レオ蒙住双眼,轻声笑了出来。

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王。

“你是笨蛋吗!”泉骂了出来,眼睁睁看着手臂将要挥到面前瘦弱的人身上。“快躲啊!”

“哈哈,被堵住了怎么躲啊。”レオ干笑两声,往墙角缩了缩。

“我就是个笨蛋嘛。”

评论

热度(11)